您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知识学习 > 经典诵读 >

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【张养浩】MTV在线欣赏

我爱诗词
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踌躇。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! 
 
词句注释
  中吕:宫调名,元曲常用宫调之一。山坡羊:曲牌名。北曲属中吕宫,十一句九韵。南曲属商调,十一句十一韵。潼关:古关口名,在今陕西省渭南市潼关县,关城建在华山山腰,下临黄河,扼秦、晋、豫三省要冲,非常险要,为古代入陕门户,是历代的军事重地。
  峰峦如聚:形容群峰攒集,层峦叠嶂。聚:聚拢;包围。
  波涛如怒:形容黄河波涛的汹涌澎湃。怒:指波涛汹涌。
  山河表里:即表里山河,形容潼关一带地势险要。具体指潼关外有大河,内踞丛山,形成险峻之势。表里,即内外,这里有相辅相依之意。《左传·僖公二十八年》:“表里山河,必无害也。”注:“晋国外河而内山。”
  西都:指长安(今陕西西安)。这是泛指秦汉以来在长安附近所建的都城。秦、西汉建都长安,东汉建都洛阳,因此称洛阳为东都,长安为西都。
  踌躇:犹豫、徘徊不定,心事重重,此处形容思潮起伏,感慨万端陷入沉思,表示心里不平静。一作“踟蹰”。
  伤心:令人伤心的事, 形容词作动词。秦汉经行处:秦朝都城咸阳和西汉都城长安都在陕西省境内潼关的西面。经行处,经过的地方,指秦汉故都遗址。宫阙:宫,宫殿;阙,皇宫门前面两边的楼观。
  兴:指政权的统治稳固。亡:指政权的衰乱灭亡。 
 
白话译文
  山峰从西面聚集到潼关来,黄河的波涛如同发怒一般吼叫着。内接着华山,外连着黄河的,就是这潼关古道。远望着西边的长安,我徘徊不定,思潮起伏。令人伤心的是秦宫汉阙里那些走过的地方,昔日的千万间宫阙如今都只剩下一片黄土。国家兴起,黎民百姓要受苦受难;国家灭亡,黎民百姓更是受苦受难。
 
创作背景
  元明宗天历二年(1329),因关中旱灾,张养浩被任命为陕西行台中丞以赈灾民。张养浩为官清廉,爱民如子。几年前他辞官隐居,决意不再涉足仕途,但听说重召他是为了赈济陕西饥民,就不顾年事已高,毅然应命。他命驾西秦过程中,亲睹人民的深重灾难,感慨叹喟,愤愤不平,遂散尽家财,尽心尽力去救灾。《元史·张养浩传》说:“天历二年,关中大旱,饥民相食,特拜张养浩为陕西行台中丞。登车就道,遇饥者则赈之,死者则葬之。”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当作于此次应召往关中的途中。
 
整体赏析
  此曲是张养浩晚年的代表作,也是元散曲中思想性、艺术性完美结合的名作。在他的散曲集《云庄乐府》中,以“山坡羊”曲牌写下的怀古之作有七题九首,其中尤以这一首韵味最为沉郁,色彩最为浓重。
  全曲可分三层。第一层(头三句),写潼关雄伟险要的形势。作者途经潼关,看到的是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”的景象。这层描写潼关壮景,生动形象。第一句写重重叠叠的峰峦,潼关在重重山峦包围之中,着一“聚”字展现出华山飞奔而来之势、群山攒立之状。山本是静止的,“如聚”化静为动,表现了峰峦的众多和动感。第二句写怒涛汹涌的黄河,潼关外黄河之水奔腾澎湃,着一“怒”字形象地表现出那千古不绝的滔滔水声的回响。黄河水是无生命的,而“如怒”则赋予河水以人的情感和意志,把河水人格化,写出了波涛的汹涌澎湃,还注入了作者吊古伤今而产生的满腔悲愤之情。第三句写潼关位于群山和黄河的重重包围之中,“山河表里潼关路”之感便油然而生,至此潼关之气势雄伟可见一斑。如此险要之地,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由此引发了下文的感慨。
  第二层(中四句),写作者途经潼关时的所见所感,主要写从关中长安万间宫阙化为废墟而产生的深沉的感慨。第四、五句点出作者遥望古都长安,凭吊古迹,思绪万千,激愤难平。“望西都,意踌躇”,写作者驻马远望、感慨横生的样子。作家身处潼关,西望旧朝故都长安。长安不仅是秦汉都城,魏、晋、隋、唐都建都长安。作为数朝古都,其繁荣昌盛的景象在古籍中也曾有过记载。昔日的奢华早已灰飞烟灭不复存,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的衰败景象,不禁令作者万千滋味涌上心头,遥想当年,秦之阿房,汉之未央,规模宏大,弥山纵谷,可如今崇丽之宫阙,寸瓦尺砖皆荡然无存,想到今番前去的任务,不禁感慨万千。“意”字形象地表现出思潮起伏、思想上找不到出路的苦闷。第六、七句点出无限伤感的原因。“伤心秦汉经行处”承上启下,想到秦人、汉人在宫阙里“经行”。“宫阙万间都作了土”便是这由盛到衰的过程的真实写照,是令人“伤心”的。这一层看起来只是回顾历史,而没有直接提到战争,然而历代改朝换代的战争的惨烈图景触目惊心。在这里概括了历代帝业盛衰兴亡的沧桑变化。这里作者面对繁华过后的废墟所发出的“伤心”实乃悲凉。为秦汉旧朝统治者悲凉,亦为百姓悲凉。秦汉的一宫一阙都凝聚了天下无数百姓的血和汗,秦汉王朝为彰显一个时代的辉煌,集国之全力塑起阿房、未央之建筑,但却随着秦汉王朝的灭亡而化为焦土。辉煌过去,随即而来是朝代的变换,百姓在战争中苦不堪言。此情此景,让作家沉重地说出第三层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这样千古流传的名句。
  第三层(末四句),总写作者沉痛的感慨:历史上无论哪一个朝代,它们兴盛也罢,败亡也罢,老百姓总是遭殃受苦。一个朝代兴起了,必定大兴土木,修建奢华的宫殿,从而给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;一个朝代灭亡了,在战争中遭殃的也是人民。他指出历代王朝的或兴或亡,带给百姓的都是灾祸和苦难。“亡,百姓苦”好理解,王朝灭亡之际战乱频仍,民不聊生。“兴,百姓苦”的原因则是:王朝之“兴”必大兴土木,搜刮民脂民膏,百姓不堪其苦。像秦王朝兴起时,筑长城,开驰道,造官室,劳役繁重,百姓受尽了苦。“兴,百姓苦”,发人所未发,深刻而警策。兴则大兴土木,亡则兵祸连结,不论“兴”“亡”受苦的都是百姓。这是作者从历代帝王的兴亡史中概括出来的一个结论。三层意思环环相扣,层层深入,思想越来越显豁,感情越来越强烈,浑然形成一体。
  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是全曲之眼,是全曲主题的开拓和深化。如果这首曲子的曲意仅仅停留在 “宫阙万间都做了土”上,那么它仅仅宣扬了佛家“一切皆空的思想”,它与其它怀古诗的主题并无多大区别。在否定历史的同时,也否定了积极有为的人生态度。正因为最后四句使得这首曲的境界大大高出同题材的其它作品。这首曲可贵之处在于它有深切的人文关怀,有对老百姓疾苦深切同情与关怀。
  此曲对历史的概括,显指元代现实生活:怀古实乃伤今,沉重实乃责任。这种复杂的感情要结合作家的生平经历才能理解。张养浩特殊的仕途经历,决定了他的怀古散曲中有一种参破功名富贵的思想,如《山坡羊·骊山怀古》(“赢,都做了土;输,都做了土。”)《山坡羊·洛阳怀古》(“功,也不长;名,也不长。”)《山坡羊·北邙山怀古》(“便是君,也唤不应;便是臣,也唤不应。”)这些曲中张养浩把胜负之数、功名之分、生死之际,看成了毫无差别的,只是借古人古事述说富贵无常、人生如梦。只有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以难得的沉重,以深邃的目光,揭示了封建社会里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: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”
  《山坡羊·潼关怀古》这首小令遣词警辟,形象鲜明,于浓烈的抒情色彩中迸发出先进思想的光辉。全曲景中藏情,情中有景,情景交融,语言精练,且富有人民性,在元散曲,乃至整个古典诗歌中,都是难得的优秀作品。 
 
名家点评
 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曾永义《黑暗时代的自由颂——元人散曲》:潼关地势险要,为兵家必争之地,关系着历代的兴亡。首二句以如聚的峰峦和如怒的波涛来作为潼关“山河表里”的实写,虚实相映,开展之中,自见绵密。以下作者以光风斋月的性情,从悲天悯人的襟抱着眼,所以感人深邃。
 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王星琦《元曲三百首注评》:此曲为云庄杰作。它与一般怀古之作的根本区别在于:作者非为怀古而怀古,而是在赈灾途中,身在亲历,思绪自然相接,因而具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;作者一向有关心民瘼、爱民如子的情愫,尽管未曾超出儒家仁政说的范畴,但他自感责任重大,未敢稍有懈怠,以自己的生命喊出了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的警拔之语,这在一位封建官僚,不仅是难能可贵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的。显然,作者对历史的深刻思索,对现实的执著关切,是具有强烈的人性关怀色彩的。小令气势雄浑,自然生动,着一“聚”字,群山若动;着一“怒”字,大河动容。寥寥数字,历史便活;三言两语,醒目警心。真可谓振聋发聩,有若金石掷地。 
 
作者简介
  张养浩(1269—1329),元代散曲家。字希孟,号云庄,济南(今属山东)人。元武宗朝,入拜监察御史,因批评时政被免职。后复官至礼部尚书,参议中书省事。元英宗至治二年(1322)辞官归隐,此后屡召不赴。元文宗天历二年(1329),关中大旱,出任陕西行台中丞,致力于治旱救灾。到官四月,劳瘁去世。追封滨国公,谥文忠。诗文兼擅,而以散曲著称。散曲多写归隐生活,寄寓对时政的不满,怀古和写景之作也各具特色。有散曲集《云庄休居自适小乐府》,以及《归田类稿》《云庄集》。《全元散曲》录其小令一百六十一首,套数二套。
来源:网络整理
作者:我爱诗词
责任编辑:秀云
时间:2019-05-10 11:10
点击
风雅联系团队合作招聘帮助
镇江风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© 版权所有 2013-2018
网络备案: 苏ICP备16059613号
客服热线:400-0511-928
客服邮箱:root@coam.cn